昨天上午10:30,今年“巴菲特午餐”价格拍卖最后1分钟从1百万美元出头飙升到345.6789万美元,超过去年的262.6411万美元,再创新高。按照这项活动的传统,在拍卖中获胜的人可以邀请7名朋友与巴菲特在位于纽约曼哈顿的牛排馆共进午餐。

  目前尚不知天价午餐得主身份,记者了解到,参与竞拍的用户绝大多数匿名,该得主用户名在30天内注册,显然是为参加此次拍卖专门注册的,业内认为该得主为中国人的可能性较大。

  今年的“巴菲特午餐”拍卖于当地时间3日19点30分正式推出,市场人士一度认为,受欧债危机拖累,今年国内外金融界和企业界日子都很难过,“巴菲特午餐”价格或许会回落,但结果令人大跌眼镜。

  巴菲特慈善午餐拍卖从2000年起推出,到今年已经是第13次了。据统计,此前的12次拍卖,总计筹得善款超过1150万美元。在“巴菲特午餐”拍卖史上,曾经有两位中国人和巴菲特共进午餐。 2006年,步步高电子创始人段永平以62.01万美元的价格,刷新了当时“巴菲特午餐”价格纪录;2008年,“中国私募基金之父”赵丹阳出价211万美元,午餐价格由此被推上了7位数的高位。

  一年一度与巴菲特共进午餐的竞拍活动为旧金山的格莱德教堂募集善款,这间教堂长年为贫穷家庭和无家可归者提供饮食等服务。巴菲特由妻子苏珊介绍认识教堂创办者威廉姆斯,自2000年起通过竞拍午餐为教堂筹集了1150万美元。巴菲特称赞威廉姆斯改变了成千上万人的生命。

  巴菲特自2006年开始将自己的财富逐步捐赠给社会。他和微软共同创办人比尔盖茨一起发起签名活动,号召富人至少捐出自己一半财产,得到美国80%最富有的人群响应。

  今年的午餐拍卖不仅结果喜人,过程还颇戏剧化。回顾已经持续了13年的竞拍,百万美元的增长幅度让人感叹———股神宝刀未老,魅力十足。

  将近346万美元的竞拍价格让人感叹巴菲特宝刀不老。但是如果关注今年的竞拍过程,最后的破纪录价格出现实在是惊心动魄。因为在拍卖开始的首日,竟然没有一个人出价竞拍,从 4日起拍,到7日下午4:30,也就是北京时间8日凌晨4点,18次出价,最高价格也才为12.4万美元,与去年262.6411万美元的成交价相比,有着天壤之别,当时各家媒体已经纷纷猜测,经济低迷让巴菲特午餐拍卖遭到冷遇。

  而在拍卖结束前1小时25分钟的时候,三名竞拍者在网上分别竞价,将拍卖价格推高至120万美元,最后3分钟,黑马S7突然发力,加价近200万美金拉高价格,在另一名竞拍者的竞争下,S7在最后一刻以345.6789万美元的价格赢得最后竞标。

  巴菲特午餐多年来都定在位于纽约曼哈顿的 “史密斯与沃伦斯基”牛排馆,外观是一幢颇为质朴的两层小楼,全木结构、蓝白相间。也许是因为曼哈顿寸土寸金,这座大名鼎鼎的牛排馆大门异常狭窄,仅容一人通过。

  进门的接待区,两三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士在此迎接来客。其衣着和风度,倒像是华尔街刚刚下班的金融人士。登记、引坐,专业而礼貌。

  与很多纽约餐厅类似,该牛排馆的墙壁挂满了各种照片、油画。全木地板,背景音乐悠扬,整体氛围典雅而古旧。这里的午餐,牛排最低36.5美元,最贵的接近50美元。这个价格,约是纽约普通餐馆的1.5倍,小贵,但并不离谱。前菜和配菜大多为十几美元。

  但是如果与巴菲特同桌,你可能需要花费200万美元以上———“巴菲特午餐”的座位是靠近厨房的那张圆桌,可以容纳十人左右。让人惊讶的是,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厅座位,并非包间。也许坐在邻桌,也能听到巴菲特谈些什么。

  “史密斯与沃伦斯基”因为巴菲特午餐而知名,但是如果你问纽约人,纽约最好的牛排馆在哪里,得到的答案很可能不是它。在美国权威餐馆排名中,纽约最好的8家牛排馆并不包括“史密斯与沃伦斯基”。

  颇为幽默的是“史密斯与沃伦斯基”这一店名的由来。事实上,这家餐厅主人既不叫史密斯,也不叫沃伦斯基。它的创始人斯蒂尔曼说,他只是掀开曼哈顿的电话号码本两次,随意挑了两个名字。

  《纽约时报》曾评价该牛排馆:如果你想设计一家经典牛排馆,“史密斯与沃伦斯基”就是它该有的样子———宽敞、巴黎人娱乐场。简洁、舒适、阳刚。

  巴菲特喜欢这里的牛排和海鲜。天价的“巴菲特午餐”,人均消费绝不超过100美元。

  2004年 25万美元 贾森.朱(彩色宝石加工企业GEMS TV首席执行官)

  2008年 211.01万美元 赵丹阳(赤子之心中国成长投资基金总经理)

  2010年 262.6311万美元 泰德维斯切勒(对冲基金半岛资本创始人)